欢迎访问友伴情感网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当前位置: 友伴网 > 生活八卦

堕落的女教师(变态教师的堕落之路)

时间:2021-10-22人气: 作者: 天天交友伴游网
台湾电影《白蚁:欲望谜网》讲述:男主角白以德(白蚁)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正常上班族,但到了晚上却常常无法控制自己对女性内衣裤的欲望。一次,在白以德行窃女性内衣裤几天之后,他收到了一张DVD,DVD里面正是他偷窃过程的画面。原来,失恋情绪无法抒发的汤君红,追踪失联男友时却意外拍摄到白以德在窃取女性内衣裤。因为愤怒,汤君红没有报警却把拍摄的影像制成DVD寄给白以德,这件看似「正义」的举动却一发不可收拾……堕落的女教师(变态教师的堕落之路)(图1)其时实现就像电影中的那样,有这种变态行为的人,平常的状态很难让人们相信,他竟然是个是变态!今天的大案故事,我们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位变态凶手,他曾经是一位教师。今天大案故事的主人公姓名:吴元松性别:男年龄:40岁籍贯:莆田县华亭镇吴元松外表斯文,道貌岸然。1978年开始代课,1980年在仙游枫亭镇某小学任教。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位园丁竟然是一个严重的性心理变态者。1982年,也就是他当老师4年后。某日,学校一笔现金被盗窃,吴元松被怀疑有重大作案嫌疑。校长报警后,警方搜查了吴元松的家里。不但发现了失窃的现金,而且还有更惊人发现。警察发现吴元松家里有大量女人的胸罩、内衣、内裤等。而这几年内,学校内和附近女性都反应内衣裤被偷,怀疑是变态者干的。当时警方调查了很多混混和流浪汉,没有结论,却没想到原来是这个外表温文尔雅的吴元松干的。由此,吴元松名声扫地,被灌上小偷和色狼的外号。最后由于吴玉松在县教育局有关系,让他停薪留职暂时保住了教师职业。停薪留职一段时间后,吴元松被下调到镇某中心小学任教。没想到,吴元松下调后依旧兽性不改。一次一个年轻女教师,在晚上去学校公厕上厕所,突然看见男厕所的坑里面有反光。这个女教师顿时判断是有色狼在用镜子反光偷窥,立即喊上另一个上厕所的女教师,将那个色狼堵在男厕所里。果然,又是吴云松。这事没过多久,有多名女教师发现,吴松云改为透过隔板缝隙偷看女教师入厕。这些抱怨都汇集到校长处,学校最终还是多次对他进行处分,由于吴云松的关系并没有被开除。没想到吴云松变态行为此后开始升级,1986年,吴元松多次调戏女学生,甚至强行抚摸女学生乳房和阴部,被家长联名告上仙游县教育局、人事局。最终教育局给予吴云松处留用察看一年的处分,任没有开除。吴元松在这次的处分后,稍稍老实了2年!家人认为吴云松的变态可能是因为性饥渴,结婚有了正常性生活就会好了。谁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婚后不久,又有女教师和女学生反应,吴元松依旧变态。他不但偷窥女厕所,甚至还偷窥女浴室,而且经常对他们进行言语和行为的骚扰。妻子本来就不想和他过了,知道吴元松的这些行为后,果断和他离婚。1992年,声名狼藉的吴元松在教育界实在是无法立足了,被迫下海做起了沙石生意,搞起了个体运输。个体运输由于长期在路接触女性的时间也减少,吴元松算是比较老实的跑了六年。但吴元松严重的性变态心理,终于让他在1998年犯了大事。1998年2月9日下午4点,福建省仙游县枫亭镇霞桥村村民老张骑车送货路过一个新基建的工地。老张在工地前的土路上骑车转弯,突然车轮打滑,重重的摔了一跤。老张手臂都摔裂口了。爬起来以后,老张破口大骂,以为是工地乱排污水到土路上。可谁知道,老张仔细一看,这是一条深红色的液体,从福厦路边一直滴到工地边。对宰羊杀猪不陌生的老张顿时闻到一股血腥味,立即判断这就是血迹。老张觉得这条血迹的血量很多,血旺旺的一片。看起来似乎不像宰杀牛羊以后,拖着走的痕迹。他顺着血迹追踪过去,发现工地围墙根下一个隐蔽处,堆着一堆新土。新土是从附近土堆处移来的。谁吃饱了撑的,会去移土堆呢,会不会有人在那儿埋了什么东西?难到是谁埋了尸体?一个不详的念头在脑里闪过。老张赶忙骑车跑到枫亭公安分局,向值班人员报案。值班民警在老张带领下,来到位于国道324线137公里+705米东侧、工地围墙旁。民警小心翼翼地挖开土堆,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土堆里有一具仰卧状的全裸女尸!堕落的女教师(变态教师的堕落之路)(图2)尸体像是从高空坠落一样,全身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尸体一丝不挂,她的一条牛仔裤、紫红色西装外套、胸罩、三角裤,都覆盖在她的身上,另外还有一个水泥袋。仙游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查。经法医尸检认为,死者并不是之前估计的,从楼下或者山上坠落跌死,而是被机动车辆从背后碰撞而死。碰撞的力量很大,导致尸体全身高达20多处骨折,其中几处为开放性骨折,流血很多。在现场,发现有车轮痕迹和血迹,此处应是第一现场。但现场是公路,来往车辆不算少,车轮痕迹杂乱,无法通过车轮确定肇事车辆。根据现场情况来看,法医倾向是交通意外。似乎是一个开车的司机从背后撞死了一个女人,然后畏罪将尸体拖入路边埋了起来,自己再逃走。县公安局局长却不这么判断!局长认为这起案件似乎不是交通肇事逃逸。一般交通逃逸,司机都非常惊慌。多是下车查看受害者情况后,不管不顾,立即开车逃走。根据现场分析,这个司机似乎并不紧张,他撞死受害者后,不但从容的将血流满地的尸体拖到几十米外的工地围墙下,还竟然将掩埋起来。即便是个简易的土堆,至少也需要20分钟以上的挖掘时间。司机如果想要让别人暂时发现不到尸体,应该将尸体抬上车,找到一个僻静地方扔下去即可,这样最不容易暴露。但司机为什么不慌不忙,冒着被别人发现的危险,去挖土堆呢?这不符合逻辑。另外,为什么将死者衣服脱光?如果说是将受害者随身物品毁坏,不让别人发现尸体是谁。那就应该将脱下的衣物直接带走,扔到某个警方找不到的地方。为什么就堆在尸体身上?这也讲不通。另外,根据现场来看,死者是背对着汽车被撞死的,根据受害者留下的痕迹来看,他并没有走在公路中间,而是老老实实的走在公路两边。正常来说,如果司机没有酒驾和严重疲劳驾驶,根本就不可能撞着这样一个人。种种的疑点,让局长判断这很有可能是一起报复杀人的刑事案件。刑警展开调查寻找尸源,就在“发现无名女尸”的消息在仙游县不胫而走的时候。1998年2月12日上午,仙游泰立鞋厂女工付某回到赖店镇象岭村,对邻居蔡某某说,厂方托她催他妻子陈秀梅去上班或者请病假,否则要扣工资。蔡某某楞住了:奇怪,妻子几天没回家,怎么没去上班?带着不详的预感,他匆匆赶到厂里。车间主任告诉他,陈秀梅于2月8日晚8时30分下班,与同厂一位女工一起回去后,就再也没来上班。车间主任也很奇怪,因为陈秀梅为人老实,来工厂2年从没迟早缺勤。他以为陈秀梅是生病了,让同村女工付某去传话。听了车间主任这番话,陈秀梅丈夫知道事情不对,顿时心慌意乱。他在车间主任带领下,找到和妻子一同下班的女工,询问情况。那位女工说,当晚她们各骑一辆自行车,一路同行到海田岭三岔路口就分手了,以后再也没见面。根据女工回忆,陈秀梅在分别前和她有说有笑,心情很好,没觉得有任何异常。陈秀梅丈夫推测妻子出事了。他心急火燎地道亲朋好友家找了一遍,都没找着。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突然听说广播播的一则认尸。广告里面描述的身高和衣着,很像他的妻子。他慌忙冲到枫亭公安分局,要求辨认尸体。警察先让他辨认受害者衣服。蔡某某刚看到衣服,就坐到在地,抱头痛哭。这就是他妻子的衣服。等他情绪稍微好了一些,警察又让他辨认了尸体照片。蔡某某一眼就确认,这个无名女尸就是他的妻子陈秀梅。确认尸源后,让局长更多了些疑惑,因为根据受害者丈夫介绍,死者陈秀梅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妇,胆小怕事,从不敢得罪人。加上陈秀梅常年在家务农,2年前才去几乎全部是女工的工厂打工,接触的人很少,压根就没有仇人,谈不上被人报复后杀害。难到这是是强奸杀人案,但根据分析,受害者并没有被强奸。正当刑警为此无法下定论时,类似案件又发生了,在福厦公路郊尾边路段网莆田方向,路过司机发现公路边草丛中有一具全裸女尸。这次辨认尸体到时非常迅速,出警民警就认识这个妇女。她是仙游县赖店镇榜头村36岁的妇女陈某某!找到她的家里,他丈夫说,陈某某于当天早上5点去工厂上班,穿着一件红色外套,随身携带的黑色小挎包。现场发现陈某某被脱下的外逃,但挎包不翼而飞。由此,民警判断有可能是抢劫杀人,但陈某某丈夫说包里一般只有几十元钱现金,谁也不会为了这点钱去杀一个人吧!同之前遇害的陈秀梅一样,陈某某也是老实忠厚的农妇,从没什么仇人,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不会是报复杀人。因为案发在凌晨5点,又是公路人烟稀少段,根本没有目击者。就在警方无法断定这究竟是交通肇事,还是蓄意谋杀时。在仙游县郊尾卫生院前的福厦路,又发现一具全裸女尸。这个女尸也是被汽车从背后猛烈撞击,双腿都被撞断。根据受害者家属反应,死者背包不见了,但里面没有几个钱。连续三起全裸女尸案,可让警方焦头烂额了一番更无语的是,第四起全裸女尸案很快也来到了。4天后凌晨5时许,仙游县枫亭镇沙溪村妇女朱秀清在枫亭市场卖完菜,挑着箩筐往回走,路经福厦线枫亭梅岭头路段时,被一辆汽车撞到在路旁边沟里。这次现场有两个目击者。两位过路老人,远远发现一辆卡车将一个女人撞到,司机还跳下来。后看到有人靠近,司机慌忙跳上卡车逃走。两个老人发现朱秀清受重伤,全身都是血。老人把她扶起来,她只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说不出声音,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据她丈夫说,她身上50多元卖菜款和手上戴的双狮牌手表不翼而飞。仙游警方分析认为系列作案的可能性极大。刑警立刻联系各地警方,发现324国道福厦线沿途泉州市、惠安县、晋江市等地均有类似案件发生。2月14日,一个由刑警和交警组成的联合专案组成立了。警方在福厦线仙游路段撒开了天罗地网,并且和周边并案侦查。此时,此案系故意杀人呢应该确凿无疑,关键在于凶手目的是什么,很难说。根据反复调查,这些死者之前毫无联系,也就是说凶手应该和死者并不认识,是随机作案。这几起类似案件既无冤也无仇,那么不是劫财就是劫色。但说劫财,这说不通,因为受害者基本都是普通农妇。稍微上点道的人都知道,上班的农村妇女能带多少钱?为了这点点钱,能连续杀这么多人,这没有道理。说劫色?虽所有死者都被脱了衣服,但并没有被强奸的痕迹,也说不通。鉴于案情的特殊性,凶手似乎还会继续作战,此时上报到福建省公安厅。由公安厅牵头,周边各市都将精干人员加入专案组。这一并案,更不得了。原来在仙游县案件之前,就已经有过类似案件的记录。早在陈秀梅案之前的5天,也就是1998年2月4日上午9时许,惠安县“110”接到报警:有人在惠安火车站前路南侧草地上发现了一具女尸。警方赶到现场,经法医鉴定死者系被机动车辆撞后,造成胸肋骨、颅骨粉碎性骨折,脑组织严重破坏大出血而惨死,后被抛尸。当天下午,死者丈夫连某前来认尸,确认死者系其妻、惠安辋川镇中心幼儿园教师。2月6日上午,宁德市又有类似案件。万幸的是,这次女受害者没死。飞鸾镇某村的蔡某,向惠安县公安局螺阳派出所报案说自己在2月4日凌晨被一辆车从背部撞倒后,遭抢劫并被脱衣猥亵,由于当时还有意识,她记的凶手年纪不大,似乎30多岁,最多不超过40岁,凶手相貌清秀,有股书生气质,似乎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蔡某还肯定的说,她从没见过这个歹徒,也谈不上结仇。3月15日,专案组的巡逻干警,在仙游县郊尾镇沙溪加油站后面的厕所旁发现一部长头长斗东风牌大货车。经访问得知,该车晚上出车,白天车主在车上睡觉,行踪有些可疑。堕落的女教师(变态教师的堕落之路)(图3)根据传来的可疑车辆车号,也和这辆卡车符合。干警立即对这辆车进行布控,并且调查司机是什么人?司机是一个绰号叫“阿狗”的莆田县华亭镇的人。据说一个认识他的司机回忆,“阿狗”还是停薪留职的教师,近几年都在运输沙石。专案组对该车进行认真勘查,在车辆油箱底部提取点点油渍。对油渍化验得知,该油渍为猪油,与“2.21”案受害者之一从广东带回的猪油相同。该司机有重大嫌疑。夜晚,游荡在福厦路频频作案的东风大货车,终于被掀开神秘的面纱。3月7日,该车司机“阿狗”在莆田市涵江区某村被警方抓获。在审问之前,警方对大卡车反复检查,发现了车体多处的撞击损失,还有血迹等众多证据。经过对比分析,可以确认司机就是系列案件的凶手。在罪证确凿下,“阿狗”就主动对在仙游、泉州、晋江、惠安等地所发生的系列驾车杀人、抢劫案件供认不讳。“阿狗”正是吴元松,自1997年11月至1998年2月间,盗窃两辆东风牌货车和一辆拖斗。而后,用盗来的东风汽车故意驾车撞人14起,共撞死妇女9人,撞伤8人,还抢走被害人金银首饰、现金等财物。吴元松交代,他第一次作案是1998年1月26日晚9时许。他开车路经惠安县洛阳某石材厂时,因对该厂老板庄某欠他几万元石材款多次催讨未还而怀恨在心,见其妻李某(33岁)从一家店铺出来,一时怒气中烧,就开车将她撞死。撞死后还不满意,阿狗跳下车,剥光她的衣裤猥亵后,然后扔到路边水沟里。第二天,他开车路过这里,看到庄家人跪在路边大声哭叫,他心里高兴极了。吴元松归案以后,刑侦专家认为吴元松可能有精神问题。他一不为钱,二不为色,仅为所谓刺激和报复,就杀死这么多无辜女性,实在是不可思议。案发后,公安机关对吴元松进行精神司法鉴定,结论为:无精神病。鉴定认为,吴元松有严重性变态心理。1999年6月3日,吴元松被判处死刑,并执行枪决。
标签: 明星情感  

本类推荐